追蹤
羅傑農場RogerFarm
關於部落格
自然療法到自然農法的修心之道
losunlichih@yahoo.com.tw














  • 29087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環球芭雷舞導團來台演出~沈清傳

    此次主辦單位「國際芭雷舞星在台灣」的藝術總監 王澤馨在3月13日表示:環球芭蕾舞團是文鮮明牧師與其夫人所創立。
    她說一星期前,她專程飛到韓國參訪環球芭蕾舞團,當她看著他們練習的場地與專業度時,幾乎要流下感動的眼淚。因為她感受到一個只成立26年的舞團,不但成為韓國最好的國際舞團,而且是國際級的水準,他們對於舞者培育的用心,她深受感動,也很感嘆在台灣我們沒有這樣的環境及團體來培育舞者。
    介紹現場有播放6分鐘的沈清傳DVD介紹影片,其中一段『沈清為救父親而躍入海中時,在舞台上出現了舞者在海水中的畫面』,後來了解到這個畫面是舞者及技術指導實景拍攝的,為了拍攝這幾分鐘的畫面,舞者及工作人員投入了數十小時的時間,因為舞團希望能在觀眾面前呈現最好的演出。
   負責人 薰淑Nim秉持文牧師的理想將環球芭蕾舞團發揚光大,屆時她可能也會帶團一起來台。因此,4月5日及6日適逢清明假期,觀賞以「孝」為主題的沈清傳,實具有特別的意義,歡迎大家闔家一起觀賞沈清傳,更可以大力向親朋好友介紹宣傳此活動訊息。
 
PS: 「沈清傳」6分鐘DVD介紹影片Po在自傳網站上
http://www.peace-loving.tw/vod/VOD.aspx?TitleID=24

【總監王澤馨老師的簡介和她的故事】

1988 進入美國洛杉磯芭蕾舞團(Los Angeles Classical Ballet),兩年內便躍升為該舞團的首席舞者
1995
受聘為該團附屬舞蹈學校的專任教師
2000
返台定居
2007
創辦「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International Ballet Star Gala in Taipei) ,致力於表演藝術推廣
2009
62芭蕾舞蹈教室重新開幕

【王澤馨押房子,再邀國際芭蕾舞星】

繼打造出第一屆「二○○七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後,旅美舞蹈家王澤馨今年再拿房子向銀行貸款五百萬,拚了家當繼續策畫「二○○八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她邀請了世界九大芭蕾舞團的十四位芭蕾舞星來台,廿、廿一兩天在國家戲劇院獻演《仙女》、《吉賽兒》、《唐吉柯德》、《玫瑰花魂》等十四支經典雙人舞選粹。

在來台的芭蕾舞星中,有張亞洲臉孔,她是來自上海的譚元元,現為美國舊金山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她一九九五年以獨舞者身分加入該舞團,兩年後即被拔擢為首席。她曾登上美國《時代》雜誌及歐洲《Dance》雜誌封面人物,一九九九年還受邀進入白宮擔任柯林頓與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明餐會的特別嘉賓。此次她將與同為首席的海林梅茲(Tiit Helimets)搭檔詮釋《吉賽兒》。

【一個心願----為芭蕾藝術而活,成就一個不凡的夢想】

芭蕾舞,這個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優雅得像是遙不可及的夢,夢幻背後卻很少人看得到這些舞者背後艱辛習舞的過程,他們傾注畢生的熱情投身舞蹈世界,為得便是將最完美的舞蹈藝術展現在大家眼前。一手創立了IBSG國際舞星芭蕾舞團的王澤馨,就是絕佳的範例,從跳舞乃至今天教舞、成立舞團,甚至策劃了國際舞星在台北的演出活動,目的在掀起台灣藝文表演風潮,開闊喜愛藝文觀眾的眼界,並且奠定下紮實的主辦實力、擠身國際,這樣具有革命性的開端,都是為了讓國際舞壇重新認識台灣的藝文活力。

曾經有人說,東方人不適合跳芭蕾,但IBSG創辦人王澤馨認為,古典芭蕾雖然是西方文化的產物,但是對於學習或欣賞任何藝術都是不分國籍的。身為IBSG Group創辦人兼藝術總監,本身就是位舞蹈家,旅美多年的她,曾在洛杉磯芭蕾舞團 (Los Angeles Classical Ballet) 擔任首席舞者,直到2000年回到台灣,王澤馨盼望將自己在異鄉的經驗與年輕的學子們分享,因此成立國際舞星芭蕾舞團 (IBSG Group),致力於表演藝術推廣。

王澤馨感嘆的說,我們的舞蹈教育制度扼殺了許多有天分的學生,這需要更多的改變,也是因此,她致力推廣芭蕾藝術,並期望能為台灣的學子與年輕舞者們建立起與國際知名舞蹈學校以及國際各大芭蕾舞團聯繫的橋樑與管道,希望不久的未來,在我們這個世代的努力下,年輕一輩的台灣舞者們,都能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亮。

 

2007年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

「事情不一定要做大,只要做的對。」旅美芭蕾舞蹈家王澤馨短短的一句話,為今年台灣舞壇即將發生的盛事,做了開端。

1988年,進入美國洛杉磯芭蕾舞團(Los Angeles Classical Ballet),王澤馨兩年內便躍升為該舞團的首席舞者,直到1995年受聘為該團附屬舞蹈學校的專任教師,工作至2000年,便決心告別美國的舞台,返台定居。回台這六年來,王澤馨不曾放棄繼續表演生涯的念頭。「個人的成就,不能是做一戳即破的泡沫演出。很多前輩的辛勞,讓人看得辛酸,我深深引以為戒,這不應該是我要走的路。」王澤馨說起話來總是面帶微笑「時間越久,看到的問題越多,這個世代有氣無力,年輕一代就更不用說了。做表演顯得奢侈,我現在關心的,是舞蹈教育該何去何從!」 她纖細外表裡透露時下少有的一股典雅的氣質,說起話來信心十足、鏗鏘有力,讓人感受到藝術工作者對自己工作的執著、不屈服環境的韌性。

王澤馨表示,「如果環境要有改變的轉機,必須透過實際的行動。現在,只有做別人不能做、不願意做、不敢做的事,剩下的,只能耐心靜待時間的印證 。」

 

【一則動人的故事,造就一場芭蕾舞盛宴】

20086月一場精采的芭蕾舞盛宴在台北登場,我有幸訪問了創辦人--王澤馨老師。

再次見到王澤馨老師,她仍十分消瘦,訪談約在下午兩點,她臨時打電話延了兩次時間,我耐心的等候〈這在尋常的訪問可能就取消了〉,祇因我也是多麼期盼這個盛會。約四點王老師在錄音室門口出現,手上抱了一疊資料,抱歉的說:「剛剛在文化局擔擱了,在談一個經費補助的案子...」這次Gala邀請了來自九個世界知名芭蕾舞團14位舞星來台演出,光是機票、住宿、演出酬勞、場租加起來好幾百萬,雖然票價訂得高為平抑支出,但表演藝術的賣座普遍不佳,她一人獨立承辦,沒有藝術經紀公司支援,勞心勞力之餘,財源是最大難題,沒有機會得到企業贊助的情形下,王老師說,只好去抵壓她東區芭蕾舞教室。

在柔美的音樂襯底下,王老師在錄音室裏聊起了她摯愛的古典芭蕾,活動過程的艱辛,台灣的舞蹈教育...。她也無奈的提到,這也許是最後一次了,我還天真的說,明年希望能看到第三屆,並想在演出結束後的暑假七月間,帶學舞的女兒造訪她的舞蹈教室。

6/20週五晚我和大女兒去觀賞了第二屆的『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的演出,萬分期待的芭蕾盛會,因為台灣從沒有藝術經紀公司〈更別說是個人〉一次邀集來自世界各大舞團首席舞星的同台演出。演出前我瀏覽了一下賣座,約只六成吧,前中排有好些空位,在這個不景氣的年代,花一兩千元看一場演出對多數人來說還是奢侈的。

燈光暗,舞台的大紅幕未揭前,王澤馨老師清瘦的身影徐徐走至台前,她拿著預先準備好的講稿,讀出她辦Gala的心情,她的語調透露出辦這場演出幕後的疲憊和辛酸,她逐一向提供部份贊助的單位致謝,語氣停頓時,台下觀眾有人喊起了「加油!」我從沒看過策劃人在演出前致詞不是帶著欣喜,卻是帶著哽咽的,我想王老師的難關一定還沒過去,她說「...當我身後的大幕升起時,我知道,我只是在實現我自己的一個夢想...」我流淚了,她說,雖然承辦這樣一個大型的芭蕾舞演出背後,付出了如此辛苦的代價,但當大幕揭起時,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為我知道我做到了...。黑暗中,我的淚水潰堤,她以流利的英文重複一次講稿。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觀賞高水準的芭蕾舞演出,「玫瑰花魂」、「仙女」、「海盜」、「睡美人」、「吉賽兒」、「羅密歐與茱麗葉」...,涵蓋古典、浪漫、現代芭蕾,來自「美國芭蕾舞團」、「俄羅斯基洛夫芭蕾舞團」、「法國巴黎歌劇」、「德國柏林芭蕾舞團」、「維也那國家芭蕾舞團」、「丹麥國家芭蕾舞團」的首席舞星,女舞星的幽雅動人,男舞星全場炫技的大跳躍及32轉,觀眾鼓掌喝采聲此起彼落,當普羅高菲夫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樂聲響起時,我不知不覺陷入高中時期的芭蕾熱,回憶在公視觀賞的數齣芭蕾舞節目,及第一齣購買的芭蕾舞錄影帶,以及大一時為一個國外芭蕾舞團來台演出「羅密歐與茱麗葉」的500元票價,躊躇再三。聽著熟悉不過的旋律我再次流淚,我想王澤馨老師不僅為自己圓夢,也圓了許多人的夢。在台北今晚是第一次,也許也是最後一次。

七月份我上網搜尋王老師的舞蹈教室,空蕩蕩的訊息區只有一行跑馬燈「...6/30親愛的同學們,珍重再見...」她把教室抵押了,演出的虧損讓她收掉教室。我讀著當天演出的節目單上,王老師的一段令人動容的話,「...七歲那年,我很生氣的將自己反鎖在浴室裡,跟父親對峙將近三個小時,可能是他們要上廁所的關係,終於,我的「芭蕾夢」跨出了第一步,幾天後,如我所願的,套上了第一雙母親買給我,沒走兩步就會掉的超大芭蕾軟鞋,心中的悸動,至今仍澎湃。」左全頁是一張穿著硬鞋跳舞的小女孩黑白照片,左上角寫著「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little girl she had a dream...」是王老師的童年照片。

多麼動人的故事,謝謝王澤馨老師。

 

清明時節 舞孝道
專訪:王澤馨老師 (IBSG Group創辦人兼藝術總監)
統一教專訪/編輯: 林奇學
3/21星期一專訪了這次邀請環球芭蕾舞團的主辦單位IBSG Group負責人王澤馨老師,有許多感動與感觸,跟弟兄姐妹分享。
王老師簡介:1988年 進入美國洛杉磯芭蕾舞團(Los Angeles Classical Ballet),兩年內便躍升為該舞團的首席舞者,直到1995年受聘為該團附屬舞蹈學校的專任教師。
她為要追求芭蕾舞者的夢想,與父母力爭,曾反鎖自己於廁所內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晚上累了,就直接睡在冰冷的磁磚地板上,最後終於得到父母的同意,到舞蹈學校學習,之後赴美深造芭蕾,成為「洛杉磯芭蕾舞團」首席舞蹈者。
2000年,帶著一股熱忱與使命感回到台灣,推展芭蕾舞蹈。在她身上的光環,卻沒有照亮台灣的芭蕾環境,反而是一連串的困難、打擊,彷彿被黑夜壟罩,至今仍努力要成為那黑夜中點點的星光,指引著在台灣學芭蕾的小孩,給予希望,為他們創造開拓出一條道路。
時機點:一切都有神的巧妙安排
環球芭蕾舞團(UBC)創辦人文鮮明牧師鼓勵環球芭蕾舞蹈團團長,亦是知名芭蕾舞者文薰淑女士,帶領環球芭蕾舞蹈團展開為期三年的世界巡迴公演,首站選定台灣。王老師說,原本環球芭蕾舞蹈團是希望五月來台公演,但台灣適合的場地檔期都滿了。
剛好,她們早已向國立中正紀念堂兩廳院訂下為期一星期的使用時間4/4~4/10,讓她們精心安排的國際知名的十四位芭蕾舞者來台公演有足夠的排演時間。所以她們向環球芭蕾建議是否可以安排在4/4~4/6來台公演,但只有一天的排演時間,得到環球芭蕾舞團的同意後,再跟兩廳院協調此安排,幾經波折與努力,好不容易爭取到這三天的使用權。

環球芭蕾先寄三個曲目,最後王總監選定了沈清。她說,環球建議她可以考慮「沈清」。但對台灣芭蕾的環境,一般人對芭蕾的認知只停留在天鵝湖,選對民眾不熟悉、不了解的曲目,對票門而言是一大風險與挑戰。
在她猶豫之際,她的學生,也是環球芭蕾舞團唯一的台灣舞者-「梁世懷」從韓國打電話給她,在彼此的問候中,世懷也向她推薦「沈清」,然後當她收到寄來的三個曲目帶後,很肯定的說,好就是它了。
通過以上,我們真的只能說,這是天父巧妙安排好的,原本預計五月才來台灣的環球芭蕾舞蹈團,卻在清明節當日,演出「沈清」舞出「孝道」,不就是呼應清明掃墓的意義嗎?!
親赴韓國的感動
她一方面想看看自己的學生,一方面想更加了解環球芭蕾舞團,故親自前往韓國看他們的排演、練習與上課。當她看到自己的學生梁世懷上課的一幕,她的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世懷」真的成長很多,當初鼓勵他出國是對的,若繼續留在台灣將不會有今日的「世懷」。
她與團長文薰淑及大陸籍藝術總監劉炳憲見面,在她們的對話中更了解彼此,看到了該團的視野與胸襟,當然還有其國際水準,深深受到感動。她說,在以韓國人為傲的韓國,該團70名舞者中,卻有12個來自西方國家的舞者、9名中國籍、數名日本,當然還有唯一的台灣驕傲-「梁世懷」,感受到UBC遠大的視野與國際觀。
最特別的是,她們的藝術總監竟然不是韓國人,而是請到中國籍的劉炳憲老師,一請就是16年。在芭蕾舞團中,藝術總監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如同伯樂的角色,入團培訓的團員都是由他來挑選決定的,這樣的位置竟然是由一個外國人來擔任。另外,劉炳憲老師也在附近的一所高中,擔任芭蕾指導老師,帶領該團參與國際芭蕾舞蹈比賽,每每都贏得優勝,在國際比賽上,只要他帶團比賽,其他參賽者都會很緊張,因為是個強勁對手。韓國的國家芭蕾教育系統與教材,也都是由劉老師帶領完成的。
另外,芭蕾表演的曲目,都是有版權的。而環球所表演的曲目,都是當今最有名的國際芭蕾編舞家所創作的,要付很高的版權費,這真的很不簡單。因為這些國際知名的芭蕾舞蹈家,是不會輕易授權的,因為民眾看到不好的芭蕾演出,不會說這個舞團表演不好,而是歸咎於編舞者編的太爛,所以能夠得到這些舞曲的授權,即表示舞團的演出實力是受到國際知名編舞家們的高度肯定。

此外當她看到了環球舞蹈團的世界巡迴計劃後,她非常非常的驚訝!她無法想像,為何會排出這樣的行程,因為要去到許多落後的國家、芭蕾文化沒有根基的國家,超乎商業利益的考量。      
通過王澤馨老師的眼睛,我們看到了環球芭蕾舞蹈團的特別之處,這實在是一個高水準的國際團體。
無法澆熄夢想之火
台灣的芭蕾文化在王總監老師回來後發現,正慢慢走下坡。因為曾有藝術界前輩說,東方人不適合跳芭蕾,其見解間接地抹煞了台灣政府曾經想要創立國家芭蕾舞蹈團來推廣芭蕾的政策。但我們從結果而論,韓國、中國、日本都成功培育了許多知名的國際芭蕾舞者,因此王澤馨老師深信,只要有天份,肯努力,東方人一樣可以成為很棒的舞者。
然而台灣的藝術表演環境與生態,推廣芭蕾困難重重。她們從2007年開始通過邀請國際知名的芭蕾舞者來台表演,慘澹經營,直到今年第五屆國際芭蕾舞星在台北,慢慢打出知名度。
過程中,她曾賣掉自己的芭蕾舞蹈教室以求繼續完成她推廣芭蕾藝術的夢想,她說,至今只能申請到少數的國家單位補助,可是她們卻要花費一星期來寫結案報告申請經費。沒有任何公司來支持,但這夢想會一直下去,直到我們真的沒有能力了,才能停止,但只要還可以,就會繼續堅持。
所以我們可以了解當初文鮮明牧師在教會極為艱困,並且韓國還是文化沙漠時,創立了小天使藝術學校(後來的仙和藝術學校)是多麼深具挑戰性、亦是有多麼大的遠景、胸襟與魄力。
為藝術的堅持
一般芭蕾舞,除了兩三位的舞者外,其他都只是稍為動一下,像個活佈景,「沈清」是很特別,大家都有輪流表演的機會,整體相當地活潑。也加入了許多元素,相信與過去十多年前所看的「沈清」,更加精采有看頭。
兩廳院的燈光設備不足以符合「沈清」的燈光效果,需要在額外找廠商來搭設特殊燈光。為了保護舞者的必須訂全新的彈性地墊來鋪設地板。「沈清」裡有一幕沈清跳入水中的特效畫面,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幕,為了讓沈清可以完整的呈獻,不能因為兩廳院沒有這樣的投影設備就捨棄,額外租借高品質的投影機來呈獻。
 她說,我必須為舞者負責,給她們最好的保護。我也需要對觀眾負責,他們是付錢來欣賞表演的。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因為現場哪裡不足所以就只能如何如何。 舞蹈,不像音樂會,舞者們必須要在舞台上實際排演一次,這也是為何一開始,我們就像兩廳院租借一個星期。
真正的用意-為了下一代
她說,她有特別向環球舞蹈團的劉老師請求,是否當他們來台灣時,可以讓台灣的小孩子與他們一起練習,「如果有適合的孩子,請給她們機會」。當下,聽了真的很感動。
她說,她也曾經安排過這樣的機會,讓另一位孩子有機會被知名的國際芭蕾舞蹈團挑選到,可以到國外發展。國內的環境不適合孩子們繼續發展,她要想辦法讓她們出去,之後,台灣本土芭蕾藝術的推廣再由她們來接力吧!
因為,要去美國學習芭蕾,舞蹈團必須幫忙申請3年工作證,是很麻煩的,除非你有能力、有能耐,不然很難有機會!因為美國本土學芭蕾的舞者就夠他們挑選了。
王澤馨老師感謝劉老師能夠同意,讓台灣具有潛力的小孩,能與他們一同練習排演,有適合的孩子會給她們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